■ new entry
■ category
■ archives
■ profile
■ comment
■ link
惑星フェアリイの大空を支配する、空気の妖精、風の女王、雪風。


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



2009.10.15 Thursday | -



■ 這地方的最後目的地

 真係無鬼用,那本應該在中學時看的書,時至今天才第一次接觸柏楊的書。
只是看了頭幾頁,就大笑了。他說,每個被強迫離開母國的地方,一重投祖國,必如小孩重回母親的懷抱。但[可是我們的香港,一聽說要回歸祖國,立刻嚇得魂飛魄散。]我一看,就大笑了。

自從回歸以後,其實反而香港越來越強調[香港],雖然香港漸漸失卻香港的風貌。例如有很多選舉香港品牌比賽、香港力量、網上邀請大家提供香港以前的照片之類。當一個地方受到衝擊[回歸],則為了尋回自身定位,而不斷強調[香港]二字,另一方面則反映在嘲笑/看不起內地人的行為上,以區分[他們]和[我們]。

關於嘲笑內地人,在年輕的香港人似乎更普偏有這傾向。這傾向,我都有做,雖然心明這是不應該,因為我們在海外,都只不過是外國人的老粗,正所謂五十步笑百步而已。所以唯有多多提醒自己。

不過我實在被搞混亂了,記得在清華時,我們對當地學生提及中國內地政府一些不要得的行為時,那位女學生哭了,說甚麼感到慚愧。又,我們看到很多雜誌介紹潮流中國,然而我實在不知道那個很時尚的[中國]究竟有多大,又究竟在哪裡。因為我在天安門,只是被一個很肥的女人用巨乳推磨我的背部,在附近被人插隊,及被人用大聲公呼喝[同志],我一時以為自己去了文革。

不過究竟香港和內地會費多少時日才會融合?又或是兩者是否會融合?然而想著這些時,我內心如一個野蠻的孩童般期求這天別要來。




2009.02.23 Monday | comments(0)



■ 東洋の魔窟

前陣子途經九龍城塞公園,很難想像以前的九龍城塞是怎樣的光景。那種難以置信的高密度,很工業革命味道的外觀,其實真係很有型,(亦現今的一些動畫很相像啊)。

九龍城塞在日本很像相對較有名,更有人為它著書,為甚麼香港反而沒有呢??







2008.07.10 Thursday | comments(0)



■ 低水平會員的微小幸福

忘記了哪時開始喜歡看書,真的覺得看書實在很有趣。搭車上班一定要拿一本書,彷彿一翻開那書,就可以領我去別的時空,那怕只是不長不短的幾十分鐘也好。

世界必定有更多更多的好書,只是語言是一道界限,令人可能永世都看不到那些好書,有別於音樂和圖畫。去旅行時遇上書局時,不知不覺就扭著pat pat走入去,去日本一定會扭入去,那次去瑞士,根本一大堆書都看不明,但還是扭了入去了,但那一刻也是很高興。

不過單單是中文書已經多到沒有時間去看畢了,還談甚麼國外的書呢!有時看見圖書館真是有點措手不及,這又想看,那又想翻。又或是自家的櫃子裡,原來也有一堆看了一次就放下的書,雖然想再重新回味一下,但是又借了一堆其他的書,那有時間去重温...

最近看完了<神>,這明明是華文圈很出名的書,但我到了十八廿三才看,好像遲了點吧。但最神奇係,我真的一直都不知道結局,都沒有聽過身邊人爆劇情。能夠獨個兒享受一本書,是一種微小的幸福。




2008.06.23 Monday | comments(0)



■ 語言and文化

今天上日文課時,老師說日本人拒絕別人時不會直接說[不],而只會說[那個.....]來代替。之後聽到後席的人問點解唔可以直接點?

語言和文化真是很有趣,如果只學語言為硬件,而忽略身為軟件的文化,使用語言時可能文法正確,但就掌握不了[文]情,說不定會搞出一個很odd的場面呢。




2008.03.14 Friday | comments(0)



■ 馬術表演

下星期看Zingaro馬術團表演, 今次表演劇目是有關吉卜賽人的故事,情節好像很熱鬧,但剛看到以前的表演好像華美得多喎,可唔可以做以前的劇啊?










2008.02.10 Sunday | comments(0)



■ 我將帶走一切

覺得自己是一部人肉cd機。
在公司不能聽歌,於是一早起床時會開cd機,把最想聽的歌播一次。然後那歌就可以不停在腦中迴響。

談一談James Blunt。
雖然[ 1973 ]很好,但發現原來他的[ I'LL TAKE EVERYTHING ] 也很棒!雖然看得明歌詞表面意思,但卻不知道真正的含意。語言這東西真是....。大概是說人死掉不能帶走一切,很宗教/哲學,但配上那麼灰調的音樂極好,又有一種豁出去的感覺。

Oh these feet carry me for. Oh my body. Oh so tried.
Mouth is dry. Hardly speak. Holy Spirit rise in me.
Here I swear, forever is just a minute to me.

I'll take everything in this life.
I'll join everyone when I die.

I'll take everything in this life.
I'll join everyone and understand
Cause all men die. Cause all men die.




2007.10.02 Tuesday | comments(0)



■ 馬的一二事

第一件事︰
昨晚搭地鐵途經觀堂時,看見月台有一張海報,穿著白婚妙的新娘子馭馬躍欄而過的海報。
哎呀,原來是N年前在某節目看過的馬術表演團來港表演!!!!!!!

然後回家發現一封信封沈實華美的信,是香港藝術節的信(以前在網上登記了,所以一有特別節目就會寄信來)。打開一看,是宣傳那個馬術團的信,內有美美的宣傳單張及馬馬書籤三張,還有一張門票優先訂購表格(火速寄去),我要買$600大元的前排!!!
http://www.zingaro.fr/

第二件事︰
最近發現地鐵站廣告有一個[加大碼]的安全套廣告,包裝盒真的印有一隻酣脇,然後不小心多看了兩眼,但原來旁邊還有一個半裸男,真係不小心。




2007.09.22 Saturday | comments(3)



■ 世上只有馬

馬真是很奇妙的動物,那樣優美,仿佛神聖不可侵犯,是我心中的光源氏。雖然鯨魚也很美,但鯨的感覺,怎説好呢,是一種穩重的存在感,看著鯨會覺得平靜,所以覺得美,但看見馬的話,從牠們身上感到一股強韌而柔軟的衝勁,令眼光不能移開的美。

乘火車由栢林回旅館的途中,看見上手遺下的報紙,看不明文,但看見這幅圖

原來是一隊以馬匹為賣點的藝術團,表演包括視覺藝術、舞蹈、雜技等等。馬匹真是神奇的動物呢,可以登台表演,確實是美的化身。











http://www.cavalia.net/




2007.07.23 Monday | comments(0)



■ 世界大不同??

再確定一下行程的各種事項,然後就(專心?)備準考試。
安排行程時,真是覺得一切都很貴,對亞洲人而言,衝去歐美在經濟上是一件難事,但對歐美人士而言該是很很很很容易。

其實很好奇以英語為母語的人,他們對語言有甚麼態度?亞洲人要學英文,沒有英文就打不入外地市場,但是英語人會不會覺得學外語的需要並不急切?記得在澳洲的時候,我問homestay的小朋友上學時要不要學外語,他答我要學法語(定係語?)。不過是不是很重要呢?我就沒有問他了。

又,不少人都會視歐美是一個較[高級]的地方時(因為那邊的經濟比亞洲早了N世發展),覺得鬼佬好似有錢d,唔知佢哋又點睇亞洲呢?真係好好奇......




2007.05.02 Wednesday | comments(0)



■ 理性文與感情字

看中國內地的文獻時,無論談論的內容是多分析性,有時候都會覺得文字帶點感情色彩。如果看英文或是中譯本時,就會覺得很一文一字很理性,就算帶有感情的內容,看上去都是有冷靜的感覺。

最近看一篇副刊文章,中文標題是[槍不殺人人自殺]。
[自殺]可以是名詞,又可以是動詞,如果是英文的動詞,就寫成[commit suicide],直譯的話就是[犯自殺]罪,可見西方文化(還是英美文化呢?)傾向理性思維,一切都是以法律為依歸。中文的[自殺]一詞就較為中性,只是代表一個動作。

不過[自殺]在中國古代好像較有感情色彩,例如有[自盡],[自刎],這些都常在中國歷史或是小説上出現的字詞。個人覺得這兩個詞語都帶點[自我犧牲],[以死謝罪],[迫到走投無路]的感覺之類。沒有西方那種[我是犯了自殺罪]的法律感覺。

但是西方歷史上應該都有君主受情勢所迫而自殺的罷?但古代應該又未有[commit suicide]的概念掛?那麼是不是只用[killed by himself]?但這看上去都只是[自我殺死自己]的描述句。

中文字真是太博大精深噢。




2007.04.22 Sunday | comments(0)



1/3 >>




Log in | design by murmur
qrcode